2022上海国际数字印刷设备技术博览会
中国上海 · 国家会展中心

头条 | 数字印刷在包装印刷行业的技术优势及其未来发展

毋庸置疑的是,新冠疫情对数字化的加速采用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因为品牌商必须改变他们营销产品的方式,以吸引数字领域的客户。尽管如此,数字印刷业务仍然是整个印刷业务的一小部分。“如果你考虑商业、标签和包装印刷,在全球范围内,数字印刷总量可能占印刷总市场空间的5%-6%之间。但它每年都在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Kemtek数字印刷解决方案主管卡尔·泽尔说。

Kemte业务发展主管温迪·麦克劳林指出,随着数字化稳步增长,胶印总量正在下降,而整体的印刷量则保持不变。“我们看到过去传统的长版印量正在减少,而包括可变数据或个性化或某种形式的定制在内的按需印量有所增加。人们将杂志和报纸出版的下降误认为是印刷业的整体下降。然而,包装吸收了大部分的印刷量,增长迅猛。与在新冠疫情期间启动的小型企业相比,许多较大的品牌在实现数字化潜力方面进展缓慢,这些小型企业利用了小众优势,选择了小规模经营,并需要差异化的产品。”

对数字印刷而言,其一个由来已久的缺点一直是印刷速度。然而,数字印刷机开始以与柔印竞争的速度生产标签,并开始侵蚀胶印市场。卡尔·泽尔说:“我相信,与过去5-7年相比,随着数字印刷速度越来越快,质量也一样好或更好,我们将看到数字化的采用加速。”

数字印刷在成本方面面临限制——使用胶印或柔印技术进行长版印刷的话,其单位成本要便宜得多。“数字无法与传统印刷机在同一领域发挥作用,更适合个性化的按需印刷运行,其中上市时间是一个关键因素——您可以在需要时印刷您想要的东西。大约10年前,数字印刷更像是‘复印机’技术。此后,该技术分为两个不同的领域——复印机和数字印刷机,并取得了长足发展。”

向数字化的转变对印刷和印后加工市场产生了明显的影响。“如前所述,我们可以提供快速的周转时间、个性化、定制化,并增加令人惊叹的因素,确保消费者与产品互动。如此多的附加值可以进入印刷产品,使品牌能够收集消费者数据,例如他们购买的商品和购买地点。数字印刷提供了许多与消费者互动以吸引他们关注品牌的方式。胶印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温迪·麦克劳林解释道。

数字印刷的优势

据卡尔·泽尔称,数字印刷的一大好处是能够为包装添加安全功能。“您可以包含缩微文本、图案、安全油墨或追踪元素。消费者希望确保他们购买的是原装产品,而品牌意识到他们需要安全功能,并准备为它们支付额外的费用。在新冠疫情期间,假冒市场呈指数级增长,品牌需要找到保护自己产品的方法。”

另一个好处是数字设备用途广泛,因此一台印刷机可用于生产多个项目,例如标签和小袋。“你不需要一堆不同的机器来生产解决方案的不同组件。”

数字化还允许该品牌在其包装中使用可持续的介质和油墨,从而造福地球。

数字化的另一个巨大好处是,可以在生产最终包装的实际设备上进行产品打样。“通常在打样设备上制作样品时,试用包装的颜色或感觉可能与最终结果不同。这对于创意机构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当样品和最终产品之间存在差异时,他们必须管理客户的期望,”麦克劳林说。

关键区别

卡尔·泽尔说,目前,所有印刷商的竞争焦点都放到了价格上,他们同样应该考虑上市时间。“印刷商的利润率只有个位数,然后需要3-5周的时间才能将包装推向市场。然而,随着数字印刷机在几天甚至几小时内完成印刷作业,这意味着它们可以有效地获得更好的利润。他们很聪明地瞄准了较小的、刚崭露头角的品牌,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进行包装,并迅速将其推向市场,这是传统印刷商面临的挑战。”

最后,还有技术本身的成本。卡尔·泽尔说:“利率、汇率和物流挑战等因素自然会影响数字印刷机的成本。然而,有一种误解认为数字印刷机需要每3-5年更换一次,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些设备可以运行10-15 年。”他继续解释说,“大型生产运行的平台是使用数字技术构建的,这与传统胶印机所做的非常相似。它经久耐用,这种心态需要人们一段时间才能接受。”

温迪·麦克劳林对此表示赞同,“数字印刷机每月可以印刷200万至300万次印刷,如果需要,最高可达500万次印刷。品牌可以随时更改其包装设计,以保持最新状态。每当法规发生变化时,制药和食品公司都可以更改其包装。所有这一切都很容易以数字印刷方式实现。”

拥有传统印刷机为其大量运行的品牌留下了库存,如果成分或合规性发生变化,他们必须存储并可能处置这些库存。有了数字印刷技术,品牌可以在需要时印刷他们想要的东西。卡尔·泽尔表示,如今的品牌不得不为货架吸引力而战。“就在5年前,可供消费者选择的选择还比较少,但现在常见的是多达10个不同的品牌提供相同的产品。区分的唯一方法是包装。消费者也发生了变化。他们想要了解品牌正在做什么,例如环境方面的信息。他们的购物行为也受到影响者的影响,品牌必须跟上步伐。”

印后加工与装饰技术

印后加工与装饰技术的发展也发挥了作用。例如,品牌鼓励消费者在购买硬质塑料包装的产品后使用袋装填充。局部上光和烫金为品牌增加了装饰高利润产品包装的更多空间,以数字方式执行此操作使品牌能够以更经济的方式进行可变烫金或局部上光。

温迪·麦克劳林指出,数字印刷和印后加工还不能完美地进行联线集成,而是近线,因为印刷过程比印后加工与装饰过程快得多。“你永远不会放慢印刷机的速度来跟上印后加工与装饰机器的速度,印后加工与装饰越复杂,过程所需的时间就越长。这同样适用于标签,这取决于你要包括多少流程。”

展望数字化的未来,以及它将如何与传统印刷机平起平坐,卡尔·泽尔表示,这绝对取决于印刷速度。数字正在进入可以在灵活和商业印刷空间中发挥作用的阶段。人们一直要求在数字空间中加快生产速度,质量不断提高,尽管汇率变化,但价格并未飙升。

“尚未涉足数字领域的商业印刷商需要尽快这样做,因为从长远来看,低利润的作业将变得越来越有竞争力。所提供的灵活性,特别是在标签和包装方面,意味着我们一直在发现新的机会。他们需要意识到您的产品必须与众不同,否则您将继续价格战中。数字技术已经发展并成为主流,印刷业不再离不开它。从历史上看,数字化在印刷店里是‘很不错的’,但今天,这已经成为’必需品’。”卡尔·泽尔总结道。

扫码即刻登记参展